dede:field name='typeid' function="GetTopTypename(@me)" /}

情感文章

Sunpower Group
当前位置:主页 > 情感文章 >

雪落静园

当大雪到来的时候,静园却如同获得了美的滋润而变得异样的舒展,园林中那些不为人知的景致,都开始随着雪的延伸而润朗的入画了。平时看起来寻常的小路渐渐描成妩媚的雪线,那群在整个冬天里灰暗的老屋,都焕发出神秘的风采,向着大雪展示初见时候的神韵。树木、山石、亭台、池塘都依着雪的快意装饰出来。

旧式亭台的院落前是一丛梨木,不见梨花、但见梨枝带雪扮成了冬雪梨花,枝丫忸旋,巧妙地在飞雪当中摆出了几条曲线,似乎伴雪而舞,与春雪吟和;清风吹过,撒在青石台阶上的分不清是雪花还是梨花呢?

竹亭在飞雪当空的时候,总是怯生生的抖动,棕黄的亭盖仿佛是一顶挡住飞雪的斗笠,把亭间的空地儿留出一块清静的空白。当银雪把静园的角角落落都布满之后,这块竹衣下面的净土,就成了一方雪不能讨扰的石磐。

雪越来越急、风也吹得略微猛烈了一些,当满园的天地成了雪点斑斑的混沌青白时,松林却越发显得苍劲、挺拔。云松挺直了腰身,仿佛要试探一下雪的来历,饱满壮硕的松枝接天连地。红松不怕寒冷,暖红的松身行行阵列,有序地阻拦飞雪的进入,慢慢的、整齐的在松林深处积累下来一块块又宣又厚的雪园。小鸟们就躲在松林身后,啾啾歇息着。

雪的铺陈渐渐缓慢了,静园的画身也就一点点的呈现出来。青松与翠柏在白雪渐渐平息的琼华中整齐而肃穆的相对,长臂在空中交织,载不住的雪塔一团团的从空隙中打落下来,无声的打在雪地上。黑松的虬枝也染上了渐浓渐淡的雪线。

在钓鱼台的台榭上望去,那池已经封冻的雪湖出奇的安静,四周围金黄的稻草垛东一堆、西一堆的躺倒在荒芜的衰草之中,宣告一场劳动还要等待很久以后。钓台上的渔具靠在墙边被冰雪冻成了一坨,一只雪杖垂在钓鱼的水坞边,难道说,冬天也可以凭湖钓雪吗?

一阵风不知从哪里吹起来,细细的雪沙像一件薄薄的冬衣被掀起了一角,又落下了。刚才躲进松树窝窝里的寒鸦,一边抖动着羽毛,一边小心翼翼的飞落到雪地上,它高高地抬起一只长脚,慢慢的、试探着、在雪地上踏下了第一个梅花般的脚印。于是,一大群寒鸦“扑啦啦”的飞出来,扑落在林间雪园,把长嘴巴插进雪地里,忙忙碌碌地啄食着被风雪撩落的松塔和草籽。

雪停住了许久,太阳又推开乌云闪露出来,可是,当阳光照亮桑树林间的藤萝时,天色已经接近傍晚了。迟来的夕阳把金黄油亮的光线无遮无拦地铺撒在静园的树木、庭院、山石之上,此刻天光与树影温暖的拥抱在一起了,老屋在雪野之间都静静地伫立。

在静园的深深处,影影绰绰的摇曳着一大簇红色的梅花,红梅的亮色一闪一闪地在清冷的白雪映衬下,显得格外的耀眼。当微风把雪的帷幔些许拉开了一些,这红梅一下扑了出来,仿佛要向静园走近了。

发布时间:2018-10-10